足协拒绝仲裁 法院驳回诉讼 前辽足人讨薪遭踢皮球 

2020欧洲杯,欧洲杯,欧洲杯直播,欧洲杯赛程

  * 所属栏目:辽宁足球网 ->首页 -> 辽宁足球 -> 辽宁足球网辽宁宏运

 
* 发布时间:2020-12-15 11:02:58
* 报道来源:足球报
 

就在上海“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召开前,前辽足20余名球员和教练为追讨数千万欠薪,状告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和辽宁宏运集团一事,有了初步结果。
 
让他们感到遗憾的是,诉状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驳回,理由是:此纠纷应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但此前中国足协明确开出书面说明:辽足俱乐部已经被取消中国足球协会会员资格,无法仲裁。足协拒绝仲裁,法院驳回诉讼,辽足讨薪“无门”。
 
宏运集团2008年收购辽足,经历了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最终,在今年5月因为无法补上欠薪,被取消注册资格,而被欠薪的球员、教练和俱乐部工作人员,一直在追讨欠薪。
 
球员教练诉讼已被驳回
 
前辽足球员、教练在给法院的诉讼书中写道,辽足俱乐部承诺发放拖欠的工资,但一直协商未果;6月时,他们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足协以辽足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不在受理范围为由,拒绝受理仲裁申请;10月时,他们又向辽宁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也未被受理。最终,在律师的帮助下,他们向沈阳市和平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帮助解决欠薪问题。
 
诉讼书中写道:经过调查和搜集整理信息,宏运集团有限公司与辽足俱乐部存在资金、人员混同等情况,已有生效法院判决认定宏运集团就是辽足的实际控制人,应对辽足俱乐部拖欠劳动报酬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不过,就在近日,法院驳回了他们的诉讼,理由大致是: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曾系在中国足协注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球员曾是经中国足协注册为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的职业球员,双方之间争议事项发生在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属于中国足球协会会员期间,故应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排除人民法院管辖。法院还强调:职业足球球员、教练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因履行工作合同发生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应由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裁决。
 
被足协仲裁委员会、法院驳回诉讼申请后,前辽足球员都表示,讨薪对于他们来说,已非常困难。法院的裁定书中也表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到沈阳市中院。
 
接下来上诉到中院
 
和球员、教练的诉状被驳回不同,本次一同起诉的队医、球队工作人员的诉状,法院已受理,将于12月21日在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开庭。
 
35岁的原辽足门将郭纯全说:“此次辽足讨薪的20多名队员、教练,都是在和平区法院提交的诉状,因为人数较多,所以诉状由几个法官分别受理,其中9名队员和4名教练的诉状已经被驳回,估计很快其他人的诉状也会被驳回,不过法院受理了队医和球队工作人员的诉状。我们觉得,队医、球队工作人员都是球队的一部分,他们的诉状能受理,我们的也应该受理。”他透露,21日当天,前辽足的大部分球员、教练,包括在外地的,都会到沈阳,去法院看看开庭的情况,“这对我们以后讨薪,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
 
谈到下一步的打算,郭纯全说:“我们会上诉到沈阳市中院,讨薪的路肯定会很曲折。上诉之前,我们准备让中国足协开具一个文件,详细说明一下足协的态度,让法院能够给予支持,受理案件。”
 
今年辽足被取消注册资格后,大部分球员都找到了新的工作,除了王皓、刘尚坤、张振强三名球员在中超球队外,其余球员都在中甲和中乙俱乐部效力。像本来要退役的郭纯全,加盟了毅腾,以主力门将的身份打满了10场小组赛。据悉,只有个别球员,和辽足俱乐部达成和解,以自由转会为条件,放弃了被拖欠的工资、奖金。
 
代理律师希望别踢皮球
 
代理辽足讨薪诉讼的律师王金兵表示:“现在情况比较尴尬,中国足协说,辽足俱乐部已经不是我会员了,你们球员、教练的事我不管了;而法院说,这是你们俱乐部隶属中国足协会员期间的事,就得中国足协来管,进行仲裁。”
 
“我们也询问法院,法院能不能开具一下司法建议,让中国足协进行仲裁,但法院的相关人员表示他们目前没有办法给出这样的司法建议。现在讨薪一事就是两不管。但我认为,辽足这批队员、教练肯定不是最后一批讨薪的,未来肯定还会有,真的应该出台一个法律依据,让球员们讨薪有门。”王金兵告诉记者。
 
王金兵认为,下一步球员们还是要去找中国足协,最好能够仲裁,这样就可以直接到法院申请执行,事情就会简单许多。当然,即使中国足协仲裁了,法院要想执行,也会有很大难度,但肯定比现在两不管、踢皮球的情况好很多。
 
当被问到,如果最终足协和法院都不受理欠薪时怎么办时,王金兵无奈地说:“那就只有走信访这条路了!”
 
多次上书有关部门无果
 
其实,辽足的队员、教练们早就料到走法律程序讨薪的路,异常艰难,所以,一直在寻求政府职能部门的支持和帮助。
 
此前,辽足队员和教练已多次找到辽宁省体育局,并提交了公开信,就在本月初,22名辽足队员还联名给体育局写了一封公开信,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和奖金。在辽足队员看来,隶属于辽宁省体育局的辽宁省体育运动竞技技术学院在俱乐部占股20%,俱乐部虽然对外宣布解散,但公司既没有进行破产清算程序,也没有注销,公司有责任和义务与自己进行沟通,寻找解决办法。
 
在公开信中,队员们表示:距离2021年还剩下28天,辽宁足球俱乐部球员2019年全年工资和奖金历时703天至今仍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被欠薪的球员多方奔走,维权无果,现在只能再次求助辽宁省体育局的帮助。辽宁省体育局是主管体育工作的省政府直属机构,有责任依法监管体育市场和体育运动项目经营单位工作,同时保障运动员基本生活需求。现俱乐部2019年全年薪资分文未付,体育局理应重视球员诉求,维护竞技体育外的公平。望辽宁省体育局施以援手,为受困的欠薪球员纾困解难。
 
7月时,部分前辽足球员和家属曾前往宏运集团总部,长时间等待后,见到了宏运集团的原辽足俱乐部负责人黄雁,他透露自己都被欠薪,同时表示,虽然集团成立了解决欠薪问题的领导小组,但指望俱乐部解决欠薪相当困难,希望球员们能够通过法律等合理渠道解决。
 
此外,前辽足队长、现中乙武汉三镇球员桑一非8月时曾在个人社媒上贴出前辽足全体队员,致沈阳市纪委和沈阳市市长的两封信,希望辽足俱乐部所在的沈阳市有关方面,能够帮忙解决。
 
可以说,为了追讨欠薪,前辽足球员、教练想尽了办法。现在,他们都寄希望于21日的开庭,联赛结束,处于假期的他们,在21日当天,会尽可能来沈阳,在公开场合发出自己的声音,引起社会关注。(张翰然)

 
  百度搜索:足协拒绝仲裁 法院驳回诉讼 前辽足人讨薪遭踢皮球  
  360搜索:足协拒绝仲裁 法院驳回诉讼 前辽足人讨薪遭踢皮球  
  搜狗搜索:足协拒绝仲裁 法院驳回诉讼 前辽足人讨薪遭踢皮球  

历史资料回顾


辽宁足球新闻


辽宁篮球新闻